May 9 2020 - Huge challenges for AI companies esp in China - AI

破产这一幕,开始蔓延到了AI创业公司。

投资界(ID:pedaily2012)获悉,据外媒报道,全球知名的AI芯片企业——Wave Computing 公司即将破产。据悉,该公司已经遣散了所有员工,并申请破产保护。如无意外,这将成为第一家在疫情期间申请破产的 AI 芯片公司。

消息令科技圈哗然。Wave Computing被誉为全球最有前途的AI公司之一,曾被认为有和英特尔、英伟达等巨头一较高下的潜力。2018年底,Wave Computing宣布完成8600万美元E轮融资,这一轮融资过后,这家公司累计融资金额已超过2亿美元。

然而,如此知名的一家AI创业公司,还是倒下了。而Wave Computing的下场并非个例,我们把目光拉回国内,那些AI独角兽们,日子也不好过。

曾几何时,国内头部的AI公司上演一场疯狂的融资竞赛——融资似乎成了一项竞技体育,行业的融资记录被一遍又一遍地刷新。如今,情况急转直下,“我已经很长时间没看AI的创业项目了”,一位北京VC投资人对投资界坦言。

一旦没有了输血,摆在AI公司面前的选择并不多:要么悄悄关门,要么谋求上市之路。但是,IPO不易,AI独角兽旷视科技赴港上市接连受挫,这是一连串响亮的警钟。更多IPO无门的AI创业公司,开始破产。

曾融资2亿美元,

疫情下第一家申请破产的AI明星公司

在申请破产之前,Wave Computing被誉为全球最有前途的AI公司之一。

2008年,Wave Computing在美国加利福尼亚正式成立,专注于通过基于数据流驱动(dataflow)技术、以及实现dataflow技术的软件可动态重构处理器(CGRA)架构,突破AI芯片性能和通用性的瓶颈,加速从数据中心到边缘的AI深度学习计算。

其中,最为轰动的是,2018年6月Wave Computing收购老牌半导体IP公司MIPS,计划通过将它的数据流架构与它的MIPS嵌入式RISC多线程CPU核心和IP相结合,为下一代AI提供了动力。彼时,外界一度认为Wave Computing具备了和英特尔、英伟达争锋的潜力。

也是在这一年12月,Wave Computing宣布完成8600万美元E轮融资,该轮融资由投资公司奥克兰公司(Oakland Corp.)领投,原有投资者也参与了本轮投资。这一轮融资过后,Wave Computing累计融资金额已超过2亿美元。

除了深受资本的青睐,Wave Computing更是各种荣誉加身:被商业咨询公司Frost & Sullivan 评为“机器学习行业技术创新领导者” ;并被 CIO 应用杂志评为“25大人工智能供应商”之一;入选全球半导体联盟(GSA)“最受尊敬的私营半导体公司”奖。

然而,好景不长。进入2019年,突然到来的两次CEO人事变故,使得外界对Wave Computing信心大失,导致最后对MIPS难以割舍的人所剩无几。而在产品方面,相比Nvidia、Graphcore,WaveComputing芯片的优势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凸显,引发了前景担忧。

2020年,疫情肆虐全球,目前尚未得知疫情是否加速的公司破产,但Wave Computing 毫无疑问成为了第一家疫情期间申请破产的 AI 芯片公司。

据芯东西报道,Wave Computing目前只是申请破产保护,进行资产重组,中国区已全部关闭。Wave Computing原本有近40多中国区员工,目前只剩几位。至此,一颗曾经星光熠熠的AI企业就这么迅速陨落了。

AI独角兽开始疯狂的融资竞赛

中国创投史上绝无仅有

Wave Computing的结局,是无数AI 创业公司狂飙之后的缩影。

我们把时间拉回到2016年——当时,谷歌旗下AI系统AlphaGo以4:1战胜围棋九段高手李世石,引发了一波全球性的人工智能热潮。

那两年,没有再比人工智能大会更热闹的会场了。国际级的AI大会一场接着一场,全球顶尖科技企业同台亮相成了常态。台上AI大牛激情澎湃,PPT充满着AI世界的种种奇幻;台下听众仰头聆听,生怕错过下一个时代。

与此同时,互联网巨头们也给AI再添一把火。李彦宏率先提出all in AI,马化腾随后也提出AI in all,马云启动了NASA计划并创立达摩院,华为的全栈AI策略火速推出。似乎, AI时代已经触手可及。

AI成了整个投资圈都在聊的话题。“天使轮的项目投资人看看方向、团队,聊一聊就定了。很多公司什么都没有,一个PPT只要打上AI的标签就能拿到不错的估值。”这样不可思议的一幕,却屡屡在创投圈上演。

“其实当时大家对AI的盈利模式也看不太清楚,但是这个技术肯定是先进的,先在技术上占位以后再思考落地是不少AI创业公司的投资方共同的想法。”一位长期关注硬科技的投资人向投资界回忆当时情况。“2016、2017年的时候,中国的VC/PE市场资金很充足,风口也不是很多,自然有大量的资金流入AI行业。”

当时AI投资有多疯狂?对于头部的AI公司,融资似乎成了一项竞技体育,行业的融资记录被一遍又一遍地刷新。

成立于2014年的商汤科技,仅仅3年时间估值就暴涨到20亿美金。2017年7月,商汤科技宣布完成4.1亿美元B轮融资,创下当时全球人工智能领域单轮融资额记录。

2018年4月,商汤科技完成阿里巴巴集团领投的6亿美元C轮融资,再次创下全球人工智能领域融资记录;一个月后,商汤科技再度获得6.2亿美元C+轮融资;三个多月后,商汤科技再度获得软银10亿美金的融资,估值也飙升至60亿美金。

粗略算下来,从2018年4月到9月,5个月时间内商汤科技接连获得三轮融资,仅这三轮融资金额就超过22亿美金。放眼全球创投史上,很难再找出一家创业公司能够获得如此密集且大量的融资。

而被拿来和商汤科技并列为的计算机视觉“四小龙”——云从科技和依图科技,在这一段时间内也不断进行融资。云从科技在2018年6月宣布获得10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依图科技也在6月、7月接连宣布两轮融资斩获3亿美金。

这在中国创投史上实为罕见。动辄就是几亿、几十亿美金,一波又一波资金得砸在身上,对于这些AI独角兽来说,2018年堪称是最梦幻的一年。

投资人已经很长时间不看AI了

没有了融资,烧钱的独角兽还能撑多久?

这场疯狂的融资竞赛,让一个个AI独角兽被迅速“催肥”。

目睹这一切,VC/PE圈并不是没有过担忧。早在2017年年底,创新工场董事长、CEO李开复就曾公开预言:“AI项目(融资热)是今年上半年开始的,融资差不多够18个月花,明年底估计有一批公司倒掉。”

尔后,担忧开始一一成为现实。2018年,一级市场募资难全面爆发,这场资本寒冬开始传导到AI行业,直接的表现是AI企业融资开始变难了。虽然头部的公司仍然坚挺地续写着辉煌,但一大批的AI 创业公司的生存问题开始渐渐浮现。

所有人开始意识到,AI被严重神话了。2018年底,科大讯飞被曝出人工翻译假装机器人翻译的丑闻,虽后来澄清,但仍让这家老牌AI语音巨头险些跌落神坛。甚至险些被认定为“机器人公民”的索菲亚,最后确被指出只不过是一个机器类人音箱,震惊全世界。

AI巨头尚且如此,早期的AI创业公司中的乱象更是不敢想象。夸大、造假屡见不鲜——曾有媒体报道,很多早期的机器人和虚拟机器人上节目,多数是写好了剧本,或者直接由人工操控的。

即便是拥有相对领先的算法或技术的AI企业,因应用场景无法实现,难以发挥其真正价值,仍然导致后续融资失败。就拿计算机视觉领域的应用来说,目前还是在比较初级的阶段;即使是头部企业,也还在努力探索大规模商业化的路径。

对于AI创业公司来说,变现的压力非常大。

另外,巨额的融资资金给了头部的AI公司更多的试错机会。它们有资金支撑,可以不断寻找应用场景,然后迅速切入,在这基础上再摸索短期的变现机会,并一步步不断打磨,发现长期的商业模式。

但巨额的融资是一把双刃剑,直接将AI公司的估值推到了一个绝大多数VC/PE望而却步的高度。

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在2018年时曾表达过担忧,直言当时人工智能公司的估值总体偏高。“现在绝大部分技术型的、平台型的公司还是一To B的场景,但投资机构却把它们当作To C的公司来投。这样的公司,后续还需要多轮的融资支持成长。如果天使轮一下子把估值做到1亿,那A轮总得3亿,做到F轮怎么办?”

2019年开始,后遗症显现了。沙利文公司发布的《 2019 中美人工智能产业及厂商评估 》中数据显示,2013 年至 2018 年,中国 AI 领域投资热度远高于美国,投资额从2015年开始超过美国,但是到了 2019 年中国在 AI 领域的投资额与投资笔数大幅下跌。

微信图片_20200507153742.png

留给AI独角兽的时间不多了

2020,要么往前上市,要么往后离场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看AI的创业项目了”,一位北京VC投资人对投资界坦言。当投资方重新审视AI公司变现能力和扩展空间,估量投入和产出时,资本热度逐渐消退。

当没有了资本方的输血,受困于资金压力的AI公司要么悄悄关门,要么纷纷开始谋求上市之路。

最新消息,旷视科技或将筹备科创板上市,港股正常推进,或将采用“A+H"模式。对此,旷视官方回应称,不予置评。

早在2019年8月,旷视科技就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这也是首次揭开了AI独角兽的神秘面纱。从旷视科技提交的招股书来看,其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营业收入分别达到人民币6780万元、3.13亿元和14.27亿元,亏损分别为人民币3.43亿元、7.58亿元和33.52亿元。而2019年上半年,旷视科技亏损额度达到惊人的52亿元。

这次IPO之旅并不顺利。在提交上市申请6个月后,旷视科技在港交所IPO的进程状态显示为“失效”。

另一家AI明星公司——商汤科技,近期也被外媒报道称推迟了今年在香港进行7.5亿美元的首次IPO计划,转战私募市场,寻求5至10亿美元融资。不过商汤科技回复:不曾有上市具体时间表。

截至目前,商汤科技自从2018年9月完成C+轮融资之后,已经有近18个月没有新的融资。尽管之前累积的融资额高达30亿美元,但是在造血能力不足的情况下,又能撑多久呢?

有业内人士透露,这两家AI独角兽赴港上市受挫,原因可能是其估值没有得到认可。

即便如此,还有一大批AI 独角兽正在赶来的路上。云从科技被爆计划2020年上半年申请科创板上市,披露估值达200亿元人民币;云知声被爆在2018年7月已经和中金公司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拟在科创板上市;优必选也被爆已经于去年完成招股说明书的主要编写。不久前,AI芯片公司寒武纪也已经向上交所提交了招股书,有望登陆科创板。

但是,估值高、盈利能力不足、持续亏损是目前AI独角兽们的通病,未来能否保证大规模盈利有待于时间的考验,即便能够登陆资本市场又有多大的用处?事实证明,技术并不能成为一家 AI 创业公司的“护城河”,如何将技术变现才是AI企业的当务之急。

可以预见,2020年将是中国AI公司们的分水岭——一些玩家将黯然离场;另一些则汇入二级市场的大海中,接受更大的考验。破产这一幕,或许在AI公司这一群体中,才刚刚开始。

0
0
0
0
0
0
0 0 122
Submit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Apr 8 2020 - Why Apple Stock Could Fall To 0 Or Below

Aug 17 2020 - Fewer China-Built Teslas Registered as Competition Builds

Xbox Series X backwards compatibility will support every generation of Xbox

Feb 26 2020 - Six Flags: All-Aboard For A Bullish Comeback

Mar 15 2020 - Jumia: Fasten Your Seat Belt

Jan 29 2020 - Time to buy dip is near

Jan 28 2020 - Starbucks outpaces earnings estimates but warns coronavirus could hit fiscal 2020

Jan 27 2020 - Looking To Trade China with 2 lists

Submit media
Enter your nickname

Show

Show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we will send you an email explaining how to change your password or activate your account.

Back to login form

Close